首页
风流不羁的唐寅 其仕女画却非常严肃 2017-10-11 16:13:18         来源:东方早报   已阅读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唐寅《临韩熙载夜宴图卷》(局部)中国重庆三峡博物馆藏     唐寅是一位山水、人物、花卉无所不能、无所不精的画家,其传世作品以山水最多,人物画中则以仕女画历来为人称道。其仕女画作品显示出他的独特个性和对封建礼教叛逆的态度,在高超的画艺中蕴含的深刻社会内容,而非一般借技巧取悦于世的浮浅之作。科场失意历史的错位使苏州少了一位平步青云的新贵,却造就出一位卓越的画家。     表现女性形象的仕女画是传统人物画中的重要类别,其渊源甚早。长沙楚墓出土的战国人物龙凤帛画应是迄今所见最早的女性绘画形象,汉代尊崇儒学,注重绘画的教化作用,具有高尚道德情操的女性被编入《列女传》并成为绘画重要的题材,魏晋思想解放,文学作品中表现女性的身姿风度之美,顾恺之洛神形象的塑造显示出新的突破和发展。隋唐绘画表现贵族生活,出现张萱、周昉等专擅仕女的画家,唐明皇的风流韵事,宫闱妇女的生活成为绘画流行的题材,他们的绘画也具有典范意义。宋元两代仕女画不多,宋代多在风俗画出现,如瑶台玩月、浴婴图之类的绘画,也有《女孝经图》等宣传礼教的作品,但在民间绘画中仕女画似乎得到发展,现存金代版画《随朝窈窕呈倾国之芳容》就画了历史上的四个美人。明代时期仕女画创作又活跃起来。其中唐寅的作品独具特色。     唐寅他出身于普通的商人家庭,天资聪颖,从小就受到吴中名流的欣赏,十六岁童生试第一名,二十九岁乡试第一高中解元,但入京科举被牵连进科场舞弊案中终身被黜,仕途无望,遂回苏州以鬻文卖画为生,是一位山水、人物、花卉无所不能无所不精的画家,其传世作品以山水最多,人物画中则以仕女画历来为人称道。明代文豪王世懋在题其《倦绣图》中谓:“唐伯虎解元于画无所不佳,而尤工于美人,在钱舜举、杜柽居之上,盖其生平风韵多也”。王世懋(1536-1588)为明嘉靖隆庆之际的著名文人,明代文豪王世贞之弟,其生活年代比唐寅略晚,从他的评说中可见当时唐寅的画美人即有很高的知名度。现存唐寅之仕女画在国内外尚有相当数量,其艺术成就和历史地位如何,是我们值得探讨的题目。     就大陆及台湾博物馆所藏唐寅仕女画就题材可分为历史故事及个体美人两类。历史题材者有《韩熙载夜宴图》(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韩熙载夜宴图卷》及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传为唐寅之《夜宴图轴》)、《陶谷赠词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李端端图》(南京博物院与台北故宫博物院各藏一件)、《王蜀宫妓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等。前三卷内容都表现文人与妓女(包括家姬歌伎)故事情节,后一卷则涉及前蜀宫闱历史。     《韩熙载夜宴图》表现五代南唐失意文人官宦韩熙载生活上风流倜傥,广蓄女伎,在后主南唐衰灭之势已成定局下,为逃避入相更为放纵聚朋夜饮,后主命顾闳中潜至其第观察摹写为图。此后流传于世。宋《宣和画谱》对其评价是李煜命画工潜“写臣下私亵以观”,已失君臣上下体统,“何必令传于世哉,一阅而弃之可也。”但宋代此图即有多本在社会上流传,仅北宋宫廷即藏有两本。明代时成为热门题目,当时周臣、杜堇、仇英都画过《夜宴图》,大约都是在前人的画本上加以增益和再创作。唐寅作品或择取其中观舞单独成轴,或将其中情节调整重组,配以繁复的背景,题以诗句,除塑造韩熙载等男性人物外,画了众多的家姬歌伎的美丽形象。现存此两卷作品是否为唐寅手笔,尚待研究,但其上题诗皆见于《六如居士全集》,肯定与唐寅创作有一定关系。     《陶谷赠词图》表现五代末年,后周翰林学士陶谷出使南唐,依仗强势傲慢无礼盛气凌人。韩熙载乃设计令妓女秦蒻兰假充驿官之女,以色诱之,与陶谷发生一夜情,陶谷并赠以《风光好》词。次日后主设宴,席前出现秦蒻兰歌唱《风光好》,陶谷大窘,狼狈而归的故事。图中描绘陶谷与秦蒻兰在驿馆相聚听演奏琵琶的情节。元郑善夫曾将此故事编写《陶学士醉写风光好》杂剧,可见已成为人们熟知的故事。     《李端端图》以唐代文人与扬州名妓事迹为题材。落第文人崔涯长于宫词,常题诗品评妓女,并传诵于街头巷尾:褒之则车马盈门;贬之则门庭冷落。李端端肤黑而艳,崔涯作诗戏弄她为“鼻似烟囱耳似铛”,端端见诗后忧心忡忡,哀求崔涯重赋一诗,后崔涯另题一绝句:“觅得黄骝被绣鞍,善和坊里取端端。扬州近日浑成诧,一朵能行白牡丹”。于是“大贾居豪,竟臻其户”。画幅描写李端端请崔涯题诗的情节,塑造了文人与美女的形象。     《王蜀宫妓图》描绘五代时前蜀皇帝王衍侈靡享乐,佳丽充盈后宫,他欢宴于怡神亭,使嫔妃妾伎皆衣道服,莲花冠,夹脸连额渥以朱粉,名曰醉妆。画中塑造了四位美丽道装宫娥的形象。     以上四件绘画中的女性,皆为不同类型的妓女形象(包括宫妓、家妓、院妓),此种内容的出现有着深层的社会原因。名门豪家蓄养歌伎历史很久,以诗酒妓乐排遣和慰藉生活也成为风气,《韩熙载夜宴图》正是这种上层社会纵情声伎放荡不羁生活的写照。即使如白居易、苏轼等高雅之士也未能免俗。于是,文人侑酒招妓,与青楼女子间出现风流韵事,也为人所乐道。明代由于城市经济的发展和繁荣而助长奢靡之风,青楼妓院成为寻欢作乐场所。但也有文人由于仕途失意而寄情声色从中找到慰藉。唐寅出身于低微的商人家庭,幼年“居身屠酤,鼓刀涤血”,其性情禀赋与文征明诗礼传家者不同,后来更由于仕途挫折陷彷不幸,以致“僮仆据案,夫妻反目”,“素论交者皆负节义”,他深感世道的不平,对旧礼教形成叛逆,因而曾一度放荡不羁流连酒色,追求狂放自适,以此来消解失意中的苦闷,“醉舞狂歌五十年,花中行乐月中眠”,但他并非纨绔子弟,而是在世俗与礼教之外的妓院寻求精神慰藉,妓女也为他绘画创作中的重要形象。和唐寅同时代的画家吴伟的传世作品中也有数幅表现妓女,在其图写观赏幼妓李奴奴的《歌舞图》中就有唐伯虎和祝枝山的题诗,我甚至怀疑图中的看客中就有唐寅和祝枝山的形象。《六如居士全集》中收录有《寄》和《哭妓徐素》的诗篇,表现了对这些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弱者的怜爱和同情。唐寅在这些表现风尘女子的作品中,除形象俊美外,也有的画出优美的举止风度。李端端向崔涯索诗,手执牡丹亭亭玉立,庄重而矜持。秦蒻兰端坐弹奏琵琶,也没有一丝轻浮的感觉,王蜀宫伎给人的印象是美丽纯真而非妖冶。     唐寅在仕女画作品中比较重视主题和思想性,而并非单纯表现女性之美。《王蜀宫妓图》题诗抨击统治阶级的淫奢糜烂,视为亡国衰败之兆,“蜀之谣已溢耳矣,而主之不挹注之,竟至滥觞。俾后想摇头之令,不无扼腕”。陶谷赠词更嘲笑那种位居显要装成正人君子的假道学者的虚伪面目。李端端图画出风尘女子与文人的浪漫,实际是明朝社会的反映,唐寅对韩熙载的放纵不羁最少是欣赏的,从其题诗中有所透露。也流露出失意文人的哀怨和玩世不恭的态度。     唐寅的仕女画在前代的成就上加以发展。传统的技巧和苏州的文脉予他以滋养,他“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其身份与沈周文征明不同,是一位文人身份的职业画家。艺术和社会有着广泛的联系。他初受业于沈周,有着元画的超脱文雅的书卷气,又师从老画师周臣,致力于宋代院体精密不苟的画风。和当代画家杜堇、吴伟等艺术上也有交流。兼收并蓄广益多师,能工能写,既能画重设色,也能作白描,他人物山水兼擅,仕女画中的布景很好地衬托作品主题和渲染气氛,笔墨技巧有着丰富的表现力。唐寅画中造型写实,画风严谨中带洒脱,形成雅俗共赏、作家士气兼备的画风。因而获得社会的喜爱。     唐寅的仕女画中多具有诗书画结合特色,每画必题。他文思敏捷,喜用通俗的语言入诗,题诗常借题发挥,别有奇趣,起到点睛作用。如借纨扇赋以“请把世情详细看,大都谁不逐炎凉”,表现对世道炎凉的不满,《陶谷赠词图》中“当时我作承旨,何必尊前脸发红”,更用调侃的语气对假道学予以嘲弄,他还曾在《红拂妓图》中题诗:“杨家红拂识英雄,着帽宵奔李卫公。莫道英雄今没有,谁人看在眼睛中”。流露出怀才不遇的感怀。     唐寅画的单体美人如《班姬团扇图》、《秋风纨扇图》借扇表现女性被遗弃的悲惨命运和哀怨,虽是前人诗歌图画中曾涉及过的题材,但唐寅画来更耐人寻味。前者取材汉代汉班姬受到冷落,幽居长信宫作《怨歌行》借物抒怀的故事,画美人手持宫扇立于中庭神色黯然,班姬是一位品格高尚的才女,她辞辇劝汉成帝勿贪女色专心朝政的故事曾为史家所褒扬并画入图画,唐寅的取材作图自有深层的意蕴。《秋风纨扇图》画一普通的女性,立于冷清的寒秋景色中,面有悲戚之色,结合题诗“请把世情详细看,大都谁不逐炎凉”,更借题发挥地表现对世态炎凉的不满。这就超出了仕女画对女性美的欣赏而具有深刻的思想内容。     唐寅的仕女画的内容绝不止此。从《六如居士全集》中可见,他还画过红拂女、齐后、待月西厢的崔莺莺、杨玉环。在绝代名姝中更画了文君琴心、昭君琵琶、绿珠守节、碧玉留诗、梅妃嗅香、太真玉环、薛涛戏笺、莺莺待月等不同类型的女性。除仕女画外他在人物画中也塑造过众多的历史故事和人物形象,如高祖斩蛇、三顾茅庐、雪夜访普、相如涤器,桑维翰、司马相如、陶渊明、卢仝、白居易、杜牧、林和靖、吕蒙正等,画中的题诗尚收录在《六如居士全集》中,可惜绘画作品没有流传下来。     就以上论及的仕女画作品也显示出唐寅所具有的独特的个性甚至对封建礼教叛逆的态度,在高超的画艺中蕴含的深刻社会内容,而非一般借技巧取悦于世的浮浅之作。科场失意历史的错位使苏州少了一位平步青云的新贵,却造就出一位卓越的画家。
编辑:小明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

利发国际娱乐网页版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