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以为现代人才喜欢自拍?其实宋朝人也喜欢 2017-08-24 13:28:22         来源:凤凰国学   已阅读
  台湾学者蒋勋先生曾在一档电视节目上借宋画讲述宋朝文人的生活:

  “大家看一下,这张画里最有趣的是,他的屏风挂了一张画(像),这个画(像)刚好是他自己的自画像。我们从来很少知道,宋朝的文人家里是挂自己的自画像。我们常常提到说,所谓的self-portrait,西方美术里面讲自画像,是在文艺复兴以后才发展出来的,就是说,你开始重视人的存在意义跟价值的时候,你才会有自画像出现。可是宋朝已经有自画像,而且是挂在自己家里。一个文人会把自己的自画像挂在自己的家里,而不是挂另外一个什么领袖或者是皇帝的像,表示说他觉得他自己存在的意义很重要,你要每天反省你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一个人对自己自我凝视的时候,他(才)有反省的力量。”

  蒋勋先生所说的“这张画”,是指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这一幅《宋人人物图》,作者为宋代画家,但姓名已不可考。其实图中的画像,未必是自画像,也可能是主人请他人画的,不过说是主人自己的肖像则无疑问。将自个肖像绘入图像,挂于书房或客厅,在宋代士大夫群体中是很常见的事情。这类肖像画,宋人称之为“写真”。

《宋人人物图》-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宋人人物图》

  由于这幅《宋人人物图》的构图比较特别,画中有画,而且画中画又是自画像,清代的许多画师看到了,都起了临摹之心,画了仿作。比如这一幅: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资料图

  一生最爱附庸风雅的乾隆也叫人画了至少两幅类似的图画,叫做《乾隆鉴宝图》,一幅出自姚文瀚之手,一幅据说是郞世宁所绘。图中所绘人物——那个身着汉服的文士,就是乾隆的cosplay.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资料图

  说回宋朝吧。就如今人热衷于拍写真集、玩自拍,宋朝的士人也喜欢请画师给自己画个肖像挂起来(有高超绘画技艺的士人还喜欢绘自画像),并且题写几句“画像赞”(画像赞是宋朝文人圈很流行的文体),自我评价,自我调侃,自我勉励,自我反省。这是宋朝文人的习惯。

  我们从宋诗中可以检索到非常多的“画像赞”、“自赞”,这显示了写真在宋朝文人圈的流行。北宋黄庭坚曾一口气写了五首《写真自赞》,毫无疑问,黄庭坚家中肯定挂着自己的画像。

  南宋杨万里也写过一首《自赞》,其短序说:“吾友王才臣命秀才刘讷写余真,戏自赞。”可知杨万里的肖像是一位叫刘讷的秀才所绘。史载刘讷“工写貌”,与杨万里等诗人有来往,杨有诗歌《赠写真刘敏叔(即刘讷)秀才二首》相赠。

  与杨万里同时代的周必大,更是一名热衷于写真的“狂热分子”。他七十岁时,请刘敏叔给他画了肖像,并写一首《刘氏兄弟写予真求赞,时年七十》纪念;七十三岁时,又请“南城吴氏记予七十三岁之颜”;七十七岁时,又请了法华院的僧人祖月“写余真”,并题词戏赞:“老子七十七,到处遮人壁。住世更十年,化身千百亿。”陆游的朋友杜敬叔也曾给周必大画过像,周因此写了一首《陆务观之友杜敬叔写予真,戏题四句,他日持示务观一笑》,记录此事。

  陆游自己当然也有写真画像,因为他写过好几首《放翁自赞》。

  给周必大画像的“南城吴氏”,是吴伸、吴伦兄弟,也曾给朱熹画过肖像,时在南宋绍熙元年(1190),吴氏兄弟之后参与了朱熹领导的社仓建设,与朱氏过从甚密。十年后,即庆元五年(1200),朱熹将这幅画像赠给了石洞书院,并在上面题写了一首自赞诗:“苍颜已是十年前,把镜回看一怅然;履薄临深谅无几,且将余日付残编。”

  朱熹的朋友陈亮、辛弃疾等人,也都请人画过肖像,因为陈亮曾著文“自赞其像”,也写过一篇《辛稼轩画像赞》。朱熹的再传弟子刘克庄毫无疑问也有自己的写真图,而且有很多幅,因为他说过:“画者为余记颜多矣。”

  为什么宋代的士大夫群体热衷于将自己的肖像画进图画,挂在家里?我觉得这是宋人自我意识集体觉醒的体现,诚如蒋勋先生所说,宋朝的士大夫会“觉得他自己存在的意义很重要”,会“每天反省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编辑:小明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

利发国际娱乐网页版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